---- 淘宝新人大礼包 ----另:可接前端私活,有意请联系qq:116151293或留言!

十岁就喜当.爹

网闻趣事 蚂蚁 109℃ 0评论

那时我上三年级,那个夏天,一天中午午睡的时候,我来晚了,同桌胖丫头阿荣,居然直接躺在我俩共用的板凳上睡着了。

推.了她几下,没醒,无奈只好坐在地上。

阿荣体态丰.满,大我三岁,留了三个三年级,面如桃花白里透红,浑身散发着一股迷人的体.香,当时不知怎么想的,看看大家都在熟睡,脑子一热,低下头…做了一件禽.兽.不如的事……

我在她的嘴上亲了一口!对,你没看错,实实在在亲了一口!

没料到阿荣一下惊醒了!我慌不迭的缩回脑袋,小声狡辩说,打瞌睡不小心碰到了……

她抹了下嘴,呸呸吐了两下瞪我不放:编,接着编!脸红的跟猴屁.股干啥?……

我的脑袋低的差点口.着自己菊.花了,指头在地上划拉一会,忽然想起书包还有半袋辣条,于是讨好的拽了出来,扯出一根巴巴的递给她。

她一脸鄙夷的夺去咬了半截,另一只手居然来拽整袋的,拉锯般扯了几下,她小声喝斥:你犯了流.氓女孩.罪.知道不?想跟老师谈谈吗?

我握住袋角的手慢慢松开了……

本以为这么大的牺.牲能让这事画个圆满的句号,事实证明,我真的想多了。

第二天我正在午睡,阿荣忽然扯我的耳朵,示意我跟她出去一趟。

女厕所门口,她一脸严肃的告诉我,她怀.孕了!现在想吃酸的。

我五雷轰顶,嘴里喃喃道:…怎么可能…就一下啊,咋还怀上了呢……

她紧张的说,马上来人了,我先走了,你的种,你看着办吧……

那一天,老师讲什么,我根本没听进去,不停的想着怎么办…怎么办…,祖宗八辈繁洐子孙最好的成绩,是太爷爷十五岁生了爷爷,可我才十岁啊……不,确切的说,才九岁,岁数虚啊……

懵懵懂懂的回到家,爸妈不在,痛定思痛一场嚎哭后,绝望的从床底下扒出自己的储钱罐(藏床底下是为了防止老爸偷我的),一狠心,在地上摔了。

里面有我存了三年的五块一毛钱,本来不止这些,压岁钱那些大的毛票,都被老爸无.耻的偷着用镊子夹跑了。

男人都知道,第一胎都是没经验的,不知道孕.妇爱吃些啥,也不知道哪种酸的合她口味,就把这五块一毛钱硬币带到学校,眼泪巴沙的给了阿荣说:买点吃的吧,剩下的把孩子打.掉算了,俺俩都还在上学,生下来没人带啊……

她迅速把钱扒拉进书包,冷冷说,这点钱营养费都不够,昨儿我问过了,打.胎要五十块呢!

冷汗在我脑门上呼呼的就下来了,我小声商量:找个小诊所吧,会便宜些……

阿荣不再鸟我,自顾自的办作业,我叹了口气,低头无助的刮弄着指甲……

…学习神马的都不重要了,我必须尽快凑齐五十块钱这个天文数字。

家里的钱早就被我偷怕了,藏的根本找不着,老妈每天都把鸡蛋数了又数,自从发现我还偷大米后,老爸每天都把米缸的米用手堆成蜿蜒起伏的喜马拉雅山,一旦发现山体滑.坡地况地貌有所改变,必会拔拳相向。

总而言之,偷是不可能的了,怀.孕的阿荣就像一台粉碎机,五块一毛钱买的东西很快就粉完了,她坚定的认为怀的就是个儿子,催的紧,今天说你儿子想吃啥了,明天你儿子又想吃啥了……

我每天在老母.鸡.屁.股下蹲守到的几个鸡蛋,完全养不活她娘儿俩,一狠心,冒死抓了个老母.鸡去集上卖了,才顶了一阵子。

生活的压力逼得我喘不过气来,万般无奈下,我开始每天拎着个蛇皮袋子上学,翻山越岭的从村庄经过,捡些废纸塑料瓶子啥的去卖。

快到学校时藏在草垛里面,放学再拿出来,继续翻越岭捡垃圾。有时碰见好说话的人家,顺便还讨点大米,正式成为了丐.帮一袋弟子……

农村孩子都知道,乡下狗特别多,虽然我带了很粗的棍子,也还是经常被追的平步青云虎虎生风。

那天一伙恶狗战.斗群特别凶猛,像大草原上鬣狗围.攻麋鹿,好玩似的追了我几里路还不停歇。

正当我跑的喉咙喷出火星时,淝河旁边村里一支汪汪队冲了出来,天昏地暗的一通撕咬,那群恶狗才脱皮掉毛的夹着尾巴逃跑了……

淝水之.战也惊动了村里的人围观,等我喘息平静下来,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二姑的村庄。

平时去二姑家不走这条路,所以我没认出来,二姑很疼我,每年我都会在她那里过寒暑假,与那村的汪有深厚的人狗末了情,所以才有了英狗救主这一幕。

当时大惊,袋子里的可乐瓶废纸片虽然跑的撒了差不多,但米什么的还有不少,可不能让二姑家知道我在捡破烂讨.饭!

爬起想溜,晚了,上初三的表姐已经看到我了,一路小跑过来,把我拉到她家里……

表姐和我关系好,逼问之下,眼看瞒不住,只好向她说了把同桌搞.怀.孕要打.胎.的事。

二姑两口子都不在家,表姐难以置信,不好意思问的那么详细,尴尬一会,左手虚握成拳状,右手食指在拳.洞.中进进.出出.抽‘’插.几下问:你确定和她这样过了?

我也记不清自己舌头到底有没进去过,但人已怀.孕,容不得抵赖,就点了点头。

表姐脸红了,翘起大拇指:牛.逼!说完进房准备关门,我也想进去问下该咋办,被她一脚踢了出来:滚蛋,大色.狼!,呯的关上了房门……

不一会她又开门伸出脑袋问:…什么滋味啊?爽.翻了吧?

我回忆片刻:就心跳厉害,才一下,哪尝到什么味。

“咦也……没用的东西!……,你回去吧…这几天我去见见这个弟媳妇……”

阿荣听我说表姐要过来看她,一下火了,说怎么能告诉别人?…传出去哪还有脸见人?本想帮我生了留个后的,,算了,自认倒.霉…明天自己打掉……

第二天,她病蔫蔫的趴桌上,说打掉了,月子里身体虚…头晕…

我已身无分文,只好又偷了几包红糖和一点鸡蛋给她……

…后来我上了中学,阿荣没考上,天天在家放牛,那次无意中知道怀.孕还需要干.丑.事才行,一股作气骑车去找阿荣,远远冲她喊:还我儿子!……

阿荣撒腿就跑…

反复多年,我没事就去找阿荣麻烦,已成了一种乐趣。一直到高中毕业,阿荣也长成了五大三粗的土肥.圆,那天又在麻地边狭路相逢,我一拍洋车子后座再次大喊:还我儿子!……

阿荣环顾一下四周,一改常态贼.贼的笑了:…我是对不起你…是你苦苦相逼的…今天姑奶奶就吃点亏,还你一个儿子!说完一个熊.抱,把我抛进了茂密的麻地…

侵删

转载请注明:有爱前端 » 十岁就喜当.爹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